艺术评论
艺术评论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> 艺术评论
墨韵揉幻遂化境,流光溢彩弄斑斓
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5-02-06 阅读:2925

    彩墨作为一种视觉载体有其独到的语言魅力,当今的彩墨已远非局限于概念的范畴了。原因为东西方文化在此历史时期的碰撞与融合,在此之下彩墨者常常虽同曰其名实则大相径庭,而所论者更不能以局狭之识将彩墨限于一隅。其应如“水墨”所承载的更瀚远的哲学意义。

    如果说古人不大尚色似乎有些片面,今人与古人并非不同,古人并非不知用色,古人也并非不知用光,其根结在东方哲学对光色更为深邃的阐释。我想,了解东方的人不难领悟此点,而东方哲学与传统绘画的关系犹如灵肉不可剥离。中国文人毕生追求的“天人合一”的至高境界便能说明此点。而理解这一点是极为关键的,因为东方哲学也在历史的变迁与交汇中熔融与丰满,中国画如果脱离了东方哲学的理论根基将只剩笔墨,也将无从谈起。

    彩墨实为墨彩,其色并非要补墨之不足,也非以色为墨。这些对“墨”而言都是不需要的,而恰恰色、光、彩却是要依赖墨的。“彩”常人多理解为“色”,所以会看到诸多以浓丽颜料的堆叠以抒发情感者,此类绘者往往对颜料的质量多有苛求,因为颜料的纯度会影响语言的纯度,而语言的纯度影响着情感的感染力与视觉的冲击力,所以这一层面的画家对颜料是有要求的。进而,有些绘者将“光”揉以色中,画面顿现斑斓与璀璨,由于有光的介入,即使灰暗陈杂的颜色也会闪出金子的光彩,颜料功夫已不在品质的纠结而转为调配。此时的画面已有“视觉语境”的奇幻张力,“境”的幻化是这一阶段的主题。再进而,便是以“彩”揉以境中。彩者,从物理上说是将光揉以色中呈现耀人心目者。从深远宽处说乃为艺术之真谛,是艺者在人类文化长河中所承载的历史使命与责任。当以华彩昭示后人,给生命以方向,给心灵以福祉,天人合一,浑然为一的自然质朴境界。

    涛之彩墨,流光溢彩已呈斑斓,其花鸟已非凡品:飞鸟自在其境或隐或现,往来逗留如神仙眷侣怡然自得,赏其作,犹身在世外,光阴幻化于面,妙笛仙音于耳不胜神往。其山水更有幻境:天高云淡,无光而朗照,山明水媚自有神骨禅姿,田园阡陌闲而有余,树木松散养天年于其间,又一处世外桃源也,我自观之心早已驻留其间也。

    涛之言辞已脱窠臼,此山、水、树、人已非彼山、水、树、人,然自得其所。涛之画境不仅邀观者玩赏逗留,更要约你定居于此做不知年月的平凡神仙,此等浪漫不多见也。涛,得此语境实属难能,加之用情切切真前途不可量也。

    我应涛之所约,草成此稿遂成拙见,拜同道雅正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水(京华国学名家)

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